第一经济网欢迎您!
当前位置:首页>保险 > 正文内容

“第四消费时代”之后,没必要住在东京

如果你关注消费文化,可能听说过《第4消费时代》《下流社会》这些书目。作者三浦展提出,消费者不那么爱买东西、更关心环保、接受共享物品,是“第四消费时代”特有的价值观——人们开始反思,过去破坏生态的生产方式、不节制的消费是否合理。

三浦展曾经供职于日本商业地产企业PARCO,在这家公司的市场研究杂志编辑部担任主编。后来他成为三菱综合研究所的主任研究员。1999年他辞职并创立市场研究公司Culture Studies。严格来说,三浦展不是学者,而是一名关注家族、年轻人、消费、都市领域的研究者和评论家。

三浦展成长于日本新潟县,但到东京上大学后,他就再也没有离开。他一直关注这座城市的变化,2002年曾出版《给大人的东京散步指南》(大人のための東京散歩案内)一书。2012年时他表示:“东京可能从郊区开始消失!”这句话是他另一本著作的标题。在书中,他探讨了东京老龄化、未婚化的趋势,以及首都圈的“鬼城”现象。

最近,《第一财经》杂志·未来预想图采访了三浦展,和他聊了聊东京的城市更新,以及最新的消费趋势。

D:未来预想图(Dream Labo)

M:三浦展(Miura Atsushi)

D:就消费社会领域而言,你最近发现了什么新的值得关注的发展趋势吗?

M:东京下北泽的bonus track肯定是2020年最值得关注的项目。因为小田急线(私人铁道线路)的地下化工程,小田急电铁联合一些企划公司重新开发了地上的空地,但它们并没有建造高楼,也没有引入能收取更高租金的“网红”租户,而是建了一条木造建筑的小商店街,吸引了很多有个性的店铺。下北泽是个亚文化圣地,这样的改造既能和原本的新锐店铺共存,也能延续亚文化氛围。这就是小田急电铁做这件事的意义。换句话说,过去15年里,大企业一直在渗透、主导东京的建筑风格和城市发展。

森大厦就在虎之门Hills Business Tower造了一条横丁(注:指“小巷”“里弄”,也指那些藏在都市里的狭窄、传统的商业街),这也能看作过去15年横丁爆发性增长的一个样本。这个时代仅靠现代化的商品已经无法吸引消费者了。复古、昭和时代的热潮还会继续。

D:在中国,许多年轻人自认是中产阶层,并且还在追求财务自由,导致生活压力很大。从你最近的研究来看,日本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和消费态度呈现什么趋势?有了什么新变化?

M:日本的年轻人对未来感到焦虑。随着超老龄化社会的发展,人口众多的婴儿潮一代在2022年开始进入75岁,国家医疗费用的负担也越来越重。年轻人知道,当他们变老,能拿到的钱一定比他们缴纳的社保和养老金少,所以现在他们会省钱而不是花钱。这群人还认为,只要目前的富裕、稳定、和平的社会尽可能地延续下去就够了,因而更倾向于维持现状,所以买优衣库这种价格相对不高的商品的趋势会向中上层蔓延。

D:大城市通常拥有很多魅力。但日本好像是超大都市圈越来越集中,地方越来越冷清?如今,地方城市的年轻人当中,“上京”与“回老家”的U turn趋势有了什么新变化?为什么会有这些变化?

M:因为新冠疫情,从东京迁往郊区、农村和地方城市的人正在增加。过去半年,东京23个区迁出的人比迁入的人多。东京的人口之所以在过去20年内增加,首先是因为市中心建了更多的塔式公寓,很多有钱人都住在那里——他们不想从郊区通勤,那样太花时间。但自从新冠疫情暴发,一些企业允许员工在家办公,越来越多人开始考虑离开都市,搬到房租和生活成本更低的地方,不再为昂贵的居住费用买单。

东京确实很有魅力,但你也不必天天住在这里,一般消费上电商网站就好了。东京具备很强的“文化压倒性”,但一个月去3天也能享受到。在远郊农村,不到500万日元(约合31.3万元人民币)就能买到宽敞的二手房,而且自然风光又好,很适合有孩子的家庭。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理所当然地认为,没必要住在东京。

但在东京外出吃饭却出奇地便宜。不是说那些连锁餐厅便宜,而是供应美味家常菜的个体户餐厅便宜。农村地区外出就餐成本就比较高,因为没什么竞争。所以,每个月来东京待上5天左右,参观美术博物馆之类的文化地标,吃些好吃的,然后再回乡下去就行了。

D:你在报道和出版物中强调,日本新一代消费者正变得重视共享和公共价值,但这些趋势好像主要发生在与房地产和空间相关的领域。假如以东京为例,你认为这种价值观未来还会如何发展?

M:共享心态在过去的15年里已经深入人心,但未来应该不会更快速地传播。虽然是“分享”,但没有人会把生活中的一切都分享出来。有的人可能喜欢拼车,但想拥有一套房子;有的人可能喜欢合租,却会买专用的高级音响——他们会在自己不在意的领域分享,只把钱花在自己比较感兴趣的地方。所以,如果从整体上看,这种以分享为导向或者说以公共共同体为导向的趋势,可能只有25%左右20岁到40岁的人支持。

之所以是这个年龄层,是因为日本的物质财富在1990年代初期达到顶峰,现在三四十岁的人当时都是孩子。2000年,通货紧缩加速,(日本人)不用花很多钱买东西就可以方便地生活。越来越多人只在家电、汽车、住房、时装上花最低限度的钱——他们父母那一代还觉得这些是富裕的象征,但对于他们来说完全不是,而且现在都可以共享、租赁或者买二手货。不过,他们也会花钱在动漫、偶像这类个人爱好上。

当我们谈论房地产共享时,看到的是越来越多共享空间,而不是更多的房地产共有权。根据我最近的独立研究,我倒是觉得未来可能会有更多个人私有的倾向,不过现在还不能明确地验证这一点。

D:我们很好奇日本的劳动派遣制度,日本的用工方式看起来更灵活。但是派遣制度好像也会造成劳动纠纷等问题。你对这个制度有什么研究与观察吗?

M:日本的派遣员工往往是不快乐的。他们和打零工的没什么区别,生活水平低,也容易对政府不满,未来更没有太大指望。年龄越大的派遣员工越不满意。许多派遣员工在疫情期间被裁员了。能通过劳动派遣制度赚到钱的只有人力资源派遣机构。

相比之下,签合同的全职员工生活水平相对比较好。未来日本的全职员工可能会像运动员一样,由个人与公司签订合同,确定工资和工作年限。大概花上20年,这种用工方式会在日本变得很普遍。

丰田汽车公司总裁丰田章男曾说过,终身雇佣已经没法继续了(注:丰田章男曾多次公开表示对终身雇佣制的不满,2019年,丰田汽车正式开始人事制度改革)。越来越多公司会停止实行终身雇佣制——实际上,在过去25年里,很多人因为公司重组而不再被终身雇佣。所以,现在是大家制定自己的职业规划的时候了,想一想5年后、10年后,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。

我认为应该停止派遣临时工和兼职人员的行为。包括全职员工在内,一切雇佣都应该是合同制的。有的人希望低薪但稳定地干上10年;有的人则是实力主义,希望工作5年后按绩效加薪。有的人因为有了孩子就想涨工资;有的人因为有了孩子就想把时间多留给家里。有的人希望夫妻双方都有高收入;有的人则希望夫妻一方工作,另一方做家务。工作方式有很多种,所以个人应该在与公司协商的情况下,自己决定工作方式和报酬水平。

标签阅读